返回首页>科技资讯

直播业月薪9423元是怎么回事_什么情况

2020/1/2 16:18:42

直播作为近年来兴起的视频播放形式,让很多独具特色的主播成为了网红明星,人们说到他们时也是津津乐道,主播的工资高大部分人都知道,近日,官方公布了一组主播收入数据,在数据中,我们可以看见主播业的平均薪资已达9423元。更多详细情况跟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2019年短视频/直播行业人才发展报告》发布,2019年三季度短视频行业平均月薪7454元

像李佳琦、李子柒这样的头部网红自然收入不菲,那么,小网红们挣钱能力如何?近日,智联招聘发布《2019年短视频/直播行业人才发展报告》。

报告显示,2019年三季度短视频招聘薪资7454元/月,直播9423元/月,但报告认为这一薪酬数据已见顶。在需求方面,短视频需求城市日益下沉,与短视频趋势不同的是,直播需求进一步向头部城市聚集。

短视频行业招聘职位数高于直播行业

智联招聘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短视频行业招聘职位数同比增长了325.28%,高于直播行业的127.50%。快速发展的产业吸引更多人才拥入,2019年三季度向短视频领域投递的简历数量同比提高了371.69%,也高于直播行业的简历增速242.12%。

人才需求和供给均在高速增长的同时,短视频行业的求职竞争也相对激烈,竞争热度由2017年三季度的16.61逐渐提高至2019年三季度的21.06,即平均每个岗位会收到21份简历。直播行业的竞争热度则相对缓和,2019年三季度为9.82。

具体来看,短视频行业内的细分岗位,从编剧、视频策划到视频拍摄,再到后期制作,整个产业链条都有涉及,而对于多数小型企业来说,一个综合性的短视频运营岗位则能完成以上许多职能。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短视频招聘岗位中,短视频运营(综合)的岗位数占比最高,达近三分之一,其次是短视频拍摄/后期制作,占比23.13%,这两个岗位的竞争热度也较高。

直播领域的招聘薪酬明显高于短视频

2019年三季度主播的招聘岗位数占整个直播行业的47.69%,接近一半。与此同时,报告认为,直播行业发展至今,已无力再吃老本儿,而是需要更多新鲜玩法来打破千篇一律的模式。精细化运营的趋势成为必然,2019年三季度,有34.29%的岗位面向直播运营人才。

而从人才端看,在招聘平台上,求职的直播运营和直播助理类人才较多,两个岗位的竞争热度分别为16.23和18.73。

薪资待遇方面,直播领域的招聘薪酬要明显高于短视频。2019年三季度,直播的平均薪酬为9423元/月,短视频为7454元/月。河南商报记者认为,这可能跟招聘的岗位结构有关,直播领域招聘的主播占一半,而主播的薪资相对较高,拉高了直播行业的平均薪资水平。

视频策划、编剧、编导三个岗位薪资高于视频拍摄

但随着近两年直播领域的规范整顿和回归理性,招聘薪资也有回调,2019年三季度的平均招聘薪酬较2017年三季度下降了6.59%,短视频则是提高了12.98%。

另外,知识、技术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的岗位往往工资更高,短视频和直播领域都是如此。

短视频行业中,有创意策划属性的视频策划、编剧、编导岗位薪酬高于视频拍摄/后期制作,前三个岗位2019年三季度的招聘薪酬分别为8075元/月、7881元/月、7751元/月。

直播行业中,直播运营、主播及主播经纪人的招聘薪资远高于直播助理和客服,前三个岗位在2019年三季度的招聘薪酬分别为9893元/月、9697元/月、9084元/月。

短视频行业下沉,直播向头部城市聚集

虽然短视频和直播的用户下沉趋势明显,但平台和机构主要集中在一线及新一线城市。2019年三季度,分别有31.38%和36.48%的直播岗位招聘需求位于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分别有35.50%和40.70%的短视频招聘需求位于一线及新一线城市,均占七成左右。

从趋势上看,短视频机构随着用户的下沉而下沉,而直播领域呈现进一步向一线城市聚集的趋势。2019年三季度,短视频行业在一线城市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了7.21个百分点,新一线、二线、三线等比例均有提高;直播行业在一线城市的招聘需求占比则是同比提高了4个百分点。

据北京商报援引天眼查数据显示,王思聪旗下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新增两条被诉,上诉方均为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判决分别要求被告熊猫互娱向原告腾讯科技,支付授权费300万元及利息,违约金60万元,授权费40万元及利息。因被限制消费而多次登上新闻头条的王思聪再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从昔日风光的首富之子到今天创业铩羽而归的被限制消费者,王思聪沦落今日处境与其投资熊猫直播失败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飞速发展的网络直播行业,须警惕“同质化”与“低俗化”两大陷阱

曾荣登2016中国泛娱乐指数盛典“中国文娱创新企业榜 TOP30”的一线平台熊猫直播,因资 金链断 裂已于今年3月30日正式关站。而其沉浮与没落折射出的是整个中国网络直播行业风云变幻的时代轨迹。

网络直播野蛮生长,截止2019年6月用户规模已达4.33亿

从2005年第一家视频直播网站出现,网络直播飞速发展,并不断介入人们的视野和生活,成为年轻人必不可少的娱乐方式。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较2018年底增长2598万;互联网普及率达61.2%,较2018年底提升1.6个百分点;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8.47亿,较2018年底增长2984万;网民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达99.1%,较2018年底提升0.5个百分点。

而从互联网应用发展状况来看,网络直播势头迅猛。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4.33亿,较2018年年底增长3646万,占网民整体的50.7%。其中,真人秀直播、体育直播的用户规模分别为2.05亿、1.94亿,分别占网民整体的24.0%、22.7%,较2018年底分别增加4.3、1.5个百分点;游戏直播、演唱会直播的用户规模分别为2.43亿、1.16亿,分别占网民整体的28.4%、13.6%,较2018年底基本持平。

同质化竞争与低俗化泛滥——高速发展的直播行业暴露两大问题

网络直播行业发展迅猛,但同质化竞争与低俗化泛滥的问题同时也十分突出。首先,同质化竞争激烈、缺少创新是直播行业内容生产方面所面临的共同难题。虽然我国目前直播平台数量超过200家、平台市场规模达90亿、平台用户量高于2亿,但直播类型及内容——包括直播平台页面设置、礼物价格分类及首页大图推荐等均大同小异。平台的“吸粉”能力远低于主播个人的“吸粉”能力,对优秀主播的依赖性极强。

直播从内容上大体可划分为秀场直播、游戏直播和泛娱乐直播,其中秀场类直播的内容同质化问题最为严重。“颜值+才艺”的内容输出相对单调,保持用户黏度非常困难。一项调查中,超过四成用户表示,当主播无法提供不断更迭的直播内容时,就会停止关注该主播。而用户对平台的黏度更低,很多用户选择平台仅仅是因为主播的关系,但该主播投往别的平台时,其粉丝也会迅速切换直播平台。这就使得少部分具有竞争力的主播掌握了绝大部分流量资源成为头部主播,并被各大平台争相抢夺,而平台若想获取流量则需要更多的成本。

其次,部分主播以暴露的衣着、低俗的言语与出格的行为来吸引受众眼球,严重背离了社会核心主义价值观,对受众身心及整个社会造成了十分严重的负面影响。如前不久从抖音转战映客的主播“一哥”凡达,就曾因为与一位ID为卓玛的女士多次在直播间用不堪入耳的恶俗言语公开调情而遭到投诉。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卓玛”女士累计打赏凡达数千万巨额钱财,并且这些钱财不是其私人财产,而是云南某惠泽民生的高速公路项目的相关款项。“卓玛”女士的丈夫——上海殷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晓明,凭借伪造的身份,大肆干预和插手国家重点工程项目,通过权力寻租揽下了该高速公路项目,而“卓玛”女士则私自挪走本项目专项资金,在抖音、映客平台捧主播凡达为“一哥”。本是惠泽民生的项目款,却被用来捧“小鲜肉”,网络直播平台之乱象可见一斑。

网络新闻传播以其个性化突出、受众选择性增多、表现形式多样、信息发布实时等特点成为人类新闻传播发展史上一种全新的形态,开启了传播学的新纪元。而技术的进步又使网络直播成为当前新媒体语境下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拥有无限边界与无穷活力。

毋容置疑,未来网络直播平台间的竞争还将更加激烈,而各大直播平台要想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就必须真正摆脱同质化与低俗化两大陷阱,在内容与形式上不断推陈出新,开拓求变。否则,即使强大如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熊猫直播”,也难逃走向没落的最终结局。

未来已来,希望中国各网络直播平台能把持住行业的风口,行稳致远,一路高歌猛进,谱写时代华章!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下载
我要吐槽